中澳关系

 受中美关系影响,澳大利亚近期频频发布各项消息,再一次全面倾向美国。
中澳关系

澳大利亚卫星站将停止服务中国

   据英国路透社独家报道,自2011年以来,瑞典空间研究中心的澳大利亚分部,曾与中国方面签订了合作协议,同意让其设在该国的一处卫星站为中国的太空探索科学项目提供支持。
 
  但该中心近日却宣布,他们将在合约到期后不再与中方续约。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瑞典空间研究中心的澳大利亚分部(SSC)所拥有的这处卫星站,位于澳大利亚的西澳大利亚州。自2011年以来,这个为名Yatharagga的卫星站开始与中国签约合作,并曾在2013年时给中国神舟10号飞船提供过技术支持。
 
  然而,该中心最近在一份发给媒体的邮件中表示,受地缘政治局势影响,中国的市场变得复杂起来,所以中心决定在接下来几年将目光聚焦在其他市场,不会在与中国的合同到期后继续续约。
 
  不过,该中心并没有透露他们与中方的合约什么时候到期。澳大利亚官方和中国官方也尚未回应路透社关于此事的采访。
 
  另一方面,从路透社对此事的报道行文来看,这家西方媒体似乎是认为此事可能是澳大利亚在帮助美国打击中国。
 
  这是因为,路透社首先在其报道中提到,瑞典空间研究中心澳大利亚分部在西澳大利亚其实有两个卫星站,除了与中国有合作的那个Yatharagga卫星站,还有一个是为美国宇航局等美方机构提供服务的Dongara卫星站。而且这俩卫星站距离还挺近的。
 
  其次,路透社提到了中国在太空探索和卫星定位系统方面都与美国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尤其是中国的北斗卫星系统与美国的GPS系统的竞争。同时,路透社提到了澳大利亚是美国亲密盟友,一直在太空领域与美国合作,而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却出现了断裂。
 
  截图来自路透社的报道
 
  最后,路透社还“意有所指”地提到,中国在去年与南太平洋的岛国基里巴斯重新建立了外交关系,而该国在太平洋中部地区也有一个卫星站。

华为将继续在澳大利亚裁员

   华为澳大利亚子公司今天表示,该公司将继续削减在澳大利亚的员工数量和投资。2018年,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禁止华为为其5G移动网络供应设备。华为批评澳大利亚此举带有政治动机。
 
  “简单来说,对华为的5G禁令已经使得我们在澳大利亚裁减了1000个高科技和高收入工作岗位,”华为澳大利亚子公司首席企业事务官杰里米路米切尔(JeremyMitchell)在一份邮件声明中称,“我们的员工数量已经从1200人降至不到200人,明年还会更低。”
 
  米切尔称,自从澳大利亚发布5G禁令以来,华为已经终止了在澳大利亚的1亿澳元(约合7230万美元)研发投资。

华为已终止1亿澳元研发投资

   【文/观察者网齐倩】在中澳两国关系紧张之际,华为决定削减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和员工数量。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9月22日报道,华为澳大利亚首席企业事务官杰里米·米切尔(JeremyMitchell)透露,华为在澳研发投资被削减逾1亿澳元,并计划在2021年之前裁员1000人(由1200人减为200人)。
 
  米切尔表示:“毫无疑问,在网络战争中每个国家都是输家,但没有哪个国家损失得像澳大利亚这么大。澳大利亚夹在军事伙伴和贸易伙伴中间。”
 
  澳媒报道截图
 
  2018年,澳大利亚政府禁止华为参与该国5G建设,此后更是频繁假借“国家安全”为由打压华为及其他中国企业。
 
  从收入角度来看,如果能顺利在澳大利亚参与5G建设,华为年收入有可能从目前的7.5亿澳元上升至10亿澳元(1澳元约约合人民币4.9元)。然而现实是,在未来几年,华为在澳公司年收入将低于2亿澳元。
 
  此外,据华为本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华为在澳大利亚的手机销量同比下降了75%。
 
  年收入降低和市占率降低,首当其冲影响的是华为在澳投资和员工数量。米切尔表示,华为“受到的明显损害”将对澳大利亚经济造成损冲击。
 
  根据米切尔提供信息,《金融评论报》整理了华为近期在澳大利亚的业务调整计划:
 
  1.在2021年前,当地员工将从1200人减为200人,“明年可能会更少”;2.在当地的研发投资已被削减超过1亿澳元(约合4.9亿元人民币);3.放弃一系列大规模研发计划,包括一项原定于墨尔本进行的价值约6000万澳元的运营和商业支持系统研发项目,该项目的关闭导致约30个高科技岗位流失;4.关闭了一项在悉尼价值3000万澳元的国家培训和创新中心;5.终止了在詹姆斯库克大学的一项价值数百万澳元的物联网实验室;6.关闭了在新南威尔士开设的价值200万澳元的客户解决方案集成和创新体验中心……
 
  澳媒:华为正在从澳大利亚撤退
 
  米契尔告诉《金融评论报》:“在出台5G禁令之前,华为有意让西澳大利亚成为5G全球研发中心,但5G禁令显然扼杀了这一点。华为近期终止了在澳大利亚价值1亿澳元的研发活动,并将重要的工作和岗位转移到了海外。简单地说,(澳大利亚)对华为的5G禁令让我们损失了1000个高科技和高薪职位。”
  他还表示,除了研发领域的损失之外,“因为华为不再参与5G建设,供应商之间的竞争大大减少”,澳大利亚则要为5G建设支付更多的费用。
 
  米切尔表示最后指出:“毫无疑问,在网络战中,每个国家都是输家,但没有哪个国家损失得像澳大利亚那么大。澳大利亚夹在主要军事和贸易伙伴之间。”
 
  中国澳大利亚商会华西总经理习克礼也对中澳间关系表示担忧。他于9月8日在澳媒刊文称:“如果澳大利亚过于将自身与美国政策进行捆绑,那么与中国建立符合澳大利亚利益的商业与贸易关系就会难上加难,因此澳大利亚政府必须谨言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