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山火

 国近期发生的山火是18年来最严重的火灾,美国大片地区被黄绿色的有害烟雾笼罩。
美国山火

山火中美国民众跳湖保命

         连日来美国西部的山火越烧越猛,已造成至少33人死亡,数十人失踪。有民众情急之下甚至跳入冰冷的湖水中,等了约10个小时才得救,“就像经历一场爆炸”。而据美媒报道,过去三个多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对这场山火保持“沉默”,在舆论压力下才公开谈论这场灾难。
 

美国俄勒冈州狂喷阻燃剂,航拍城镇染成“诡异红”

         近日,大规模山火肆虐美国多州。为进一步控制山火,俄勒冈州消防大规模喷洒阻燃剂,将城镇染成红色。航拍画面显示,居民区大片的地面、汽车、房屋、植被都被染红,搜救人员在废墟中寻找遇难者。美国国民警卫队表示,将继续派出士兵和飞行员帮助扑灭该州山火,预计山火将持续对电力传输和民居造成严重破坏。
 
     美国旧金山天空变成橙色,当地居民:犹如世界末日
 
      近日,美国加州山火持续燃烧。受其影响,9日的旧金山烟尘遮天蔽日,天空甚至变为橙色。即使是白天,也不得不开启路灯。
 
      当地居民说:“就像世界末日,明明是白天,看起来却像黑夜!”据路透社报道,北至加拿大、南至加州南部海岸,居民出现呼吸系统问题的风险因此加大。

山火失控 美国西海岸陷入噩梦

  9月13日,在美国俄勒冈州奥克格罗夫,一名居民抱着小狗站在避难中心的帐篷外。截至当天,山火已造成至少33人死亡。图片来源新华社
 
  综合编译袁野
 
  最糟糕的设想变成了可怕的现实
 
  消防员们在奋战。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9月13日,美国西海岸的特大山火仍在肆虐,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笼罩在令人窒息的氛围中,到处是刺鼻的浓烟和灼热的灰烬。风向正在改变,这可能加速大火的蔓延。
 
  “这场大火已经烧毁了西部难以估量的大片土地。”《华盛顿邮报》写道。
 
  强风考验着消防队的决心。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称,与大火搏斗了数周,消防队员们已经精疲力尽。超过2万平方公里的干燥林地被吞噬,被烧毁的民宅无法计数。经过测量,许多地方的空气质量恶化到“地球上最糟糕”的程度。
 
  “火势太猛了。”美国国家气象局的火险天气气象学家瑞安·沃布伦对NBC说,“还有浓烟密布。”
 
  NBC称,仅在9月第二周,大火就造成了至少24人死亡。美国西海岸陷入痛苦和恐惧,人们被迫逃离家园,公园、露天游乐园和停车场都成了难民营。令人窒息的烟雾笼罩着天空,勾勒出一幅幅噩梦般的景象。人们能设想的最糟糕的局面,都变成了眼前可怕的现实。
 
  “我开车狂奔1000公里,一直没冲出烟雾。”《华盛顿邮报》援引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杰夫·默克利13日在电视上的发言称,“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家园。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种事发生。”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对科学家们来说,西部的大片焦土和满天灰烬令人心痛,却不令人意外。大约两年前,联邦政府的科学家就得出结论: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加剧了气候变化,或使西部各州发生严重火灾的频率增加两倍。
 
  “这是个非常简单的事实。”美国伍德维尔气候研究中心主席、气候科学家菲利普·达菲告诉CNN,“更温暖、更干燥的环境制造了更干燥的可燃物。本来很容易被扑灭的大火现在变得不可收拾。”
 
  报道称,西海岸的火灾大部分出现在偏远的森林地区,近年屡屡发生的旱灾使情况恶化。
 
  CNN援引美国林务局的统计称,仅在加州的内华达山脉森林就有1.63亿棵树枯死,大部分是2017年的大干旱造成的。这给山火提供了危险的“燃料”。
 
  “我们从没遇到过这么危险的情况”
 
  NBC指出,风经常是导致普通山火变成大规模火灾的决定性因素。前者可以得到控制,后者火势凶猛、蔓延迅速,政府能做的往往只有尽快疏散居民。
 
  火险天气气象学家沃布伦告诉NBC,风已经成了敌人。距离俄勒冈海岸不远的洋面上,眼下盘踞着一个移动缓慢的风暴系统,它产生的大风预计将持续约一周,风速将达到每小时24至48公里,西海岸南端的洛杉矶和北端的西雅图都将受其影响。沃布伦表示,大风有助于清除空气中的有毒烟雾,但对消防员来说,风向变化意味着火情瞬息万变,给扑救工作乃至消防员们的生命安全带来更严重的威胁。
 
  9月11日,美国国家气象局发布了“红旗警告”,因为俄勒冈州南部和加州附近的一些县可能迎来多风和干燥天气。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近几年来,加州年年经历火灾。2020年这场大火威胁着许多曾被烧毁的地区,令当地人旧伤未愈,又添新痛。
 
  天堂镇就是这些不幸的市镇之一。2017年,大火将当地的葡萄种植园毁于一旦;2018年,火灾导致该镇80多人丧生、大部分建筑被焚毁。如今,大火又一次烧到了天堂镇的门口。
 
  在俄勒冈州,几十年来从未受到火灾影响的一些地区,如今也面临大火的威胁。
 
  “我们从没遇到过这么危险的情况。”玛格特·库珀告诉《华盛顿邮报》,她在俄勒冈州首府塞勒姆东南部的农业和林业小镇新奥住了30年,“这是火灾头一次真正来到我们的后院。”
 
  《华盛顿邮报》称,9月初,新奥镇一名13岁男孩为将祖母送往安全地带,在附近峡谷的大火中丧生。
 
  在距离新奥镇不远的盖茨市,从大火中逃出来的难民已在昏暗的房车和汽车里住了5天,靠好心人捐赠的披萨填饱肚子。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房子命运如何。
 
  警察封锁了通往塞勒姆东部山区的高速公路,《华盛顿邮报》称,那里的大火已经失控。不断有难民从山区方向逃出来,皮卡车组成的车队在岔路上蜿蜒前行。一些汽车慌不择路,在路旁的农田中呼啸而过。有人冒险回家取急需的药物,还有人回去寻找失散的宠物,或者看看财物有没有遭到趁火打劫。
 
  “所有东西都还在烧。”29岁的迈克·亚历山大对《华盛顿邮报》说。9月14日晚他回家看了看,眼见大火蔓延到房后的山坡上,他转身就跑。
 
  俄勒冈州人口最多的城市波特兰响起了疏散警报声。9月13日,当地的火情稍有缓解,但很多城镇仍被封锁。NBC称,执法官员当天开通了热线,逃难在外的居民可以通过电话要求检查他们住宅的状况。警官们会替他们前往勘查。
 
  几天来,塞勒姆市及近郊的消防员一直在山区奋战,对抗过火面积超过760平方公里的熊熊火势。消防员们靠注射肾上腺素支撑疲惫的身躯,每天在拖车里睡几个小时,然后回到火场。
 
  “人们做了准备,但并没有为这么大的火灾做好准备。”当地消防队长罗伊·哈里对《华盛顿邮报》说。
 
  总统对气候问题的立场引发争论
 
  9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造访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附近的麦克莱伦公园,并听取了火灾情况汇报。12日,他就火灾发声,承认了情况的严重性。“我跟华盛顿州、俄勒冈州的人们谈过了。”他说,“他们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这一行程是临时插进总统的西海岸筹款与竞选之旅的。《纽约时报》称,几周来,特朗普一直对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的火灾保持沉默,因为他与这3个由民主党人领导的州不和。8月,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特朗普指责加州“没把堆满落叶的地面打扫干净”,称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因为他们不听我们的”。
 
  《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总统大加鞭挞,批评的焦点是总统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立场。美国彭博社直指特朗普由于“其政党背后的商业利益集团”而推行“自由放任的环境政策”,积极寻求撤销环保监管措施,还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
 
  在盖茨市,人们无暇关注这些争论。这里的数十座房屋被大火烧毁,55岁的达伦·理查森和邻居们组成了临时消防队。水桶、儿童充气泳池、附近消防站的小水箱……他们搜集来一切可以装水的东西,在街道和后院巡逻,浇灭逼近房屋的火苗,试图扑灭不远处正在吞噬树冠的火。
 
  “我不会走的。”9月13日,理查森对《华盛顿邮报》说。他身穿迷彩服,右手握着一支猎枪,守在家门外。“我要亲眼看着整座城镇被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