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育频道 >教育>正文

起底6名A级通缉犯:有的拐卖女童致其数度受害,有的是夫妻档

2022-05-13 责任编辑:未填 跨度网

核心提示:许多逃犯与家乡失去了联系。在这份由广西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林辉文、林国省、黄先锐拐卖妇女、儿童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中提到,2016年5月,刘尚英伙同同伙戴某将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白县(与刘尚英同县)12岁女童

许多逃犯与家乡失去了联系。

在这份由广西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林辉文、林国省、黄先锐拐卖妇女、儿童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中提到,2016年5月,刘尚英伙同同伙戴某将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白县(与刘尚英同县)12岁女童李某,以12000元的价格,从广东省廉江市卖给被告人郭林;林省对李某实施违法行为后,于2016年6月以1.5万元将李某转卖给廉江市被告人黄先瑞;黄先瑞对李实施违法行为后,通过被告人林会文、黄、冯帮助寻找买主。2016年9月,以1万元的价格将李某卖给卜某。

12岁女孩李,2016年短短一年内被拐卖三次,多人实施违法行为不满十四周岁。可以说,正是刘商英的拐卖造成了李的不幸。

董子慧,女,1966年4月11日出生,住四川省中江县龙泰镇金玉村3组。“董子辉只比我大一岁。她娘家是村里四社的,嫁给了三社的一户人家,因为拐卖人口走了。她已经出来20多年了,到现在还没人见过,也没有消息。董慧和丈夫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亲戚也不知道任何信息。亲戚们也说20多年没联系了。”一位认识董子辉的村民介绍,他读书的时候见过董子辉。当时他看起来挺老实的,没想到会从事这种违法活动。

“应该是她和丈夫一起从事拐卖妇女儿童的活动。她的丈夫也因为拐卖妇女儿童坐了十几年牢。听说他是去年才出来的。”据这位村民了解,董子辉和丈夫有一个儿子,但是这么多年了,没有儿子回来。

马良,男,1982年7月25日出生,住天津市河北区黄薇路李二贤27门301号。7日,当地工作人员介绍,看到通缉令后,他们也非常重视,组织专人进行调查。然而,他们问了许多周围的居民,但他们没有任何关于马良和他的亲属的信息。户籍地的房子现在已经和马良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的房主已经买了这栋房子很多年了。“我早就应该住在这里,然后搬走了。”

刘先康,男,1957年8月24日出生,住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观珠镇大北村2栋6号。据当地消息称,刘贤康的户籍虽然在当地,但他一直没有回来在外地生活,家人也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我今年40岁,在当地工作十几年了。我从来不知道刘贤康在我们这里有家,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在这里也没有兄弟姐妹。”

警方敦促嫌疑人在6月底前自首。

事实上,这并不是国家机关第一次大力整治拐卖人口。就在今年3月,公安部决定从3月1日至12月31日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4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通告,敦促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通知提到,实施或者参与拐卖妇女儿童、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及相关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应当自公告发布之日起至2022年6月30日,尽快向公安机关和其他有关单位、组织投案自首。同时,通告还提到,犯罪嫌疑人应当认清形势,珍惜机会,尽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对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投案自首,继续实施拐卖妇女儿童相关犯罪的,将依法从重处罚。包庇、袒护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帮助转移、藏匿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提供假结婚证、假亲子鉴定、假出生医学证明等的。因拐卖妇女罪

据公安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公安部会同有关部门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深化反拐工作,有效遏制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2021年,全国拐卖妇女儿童案件较2013年下降88.3%,其中群众高度关注的拐卖儿童案件每年发案不到20起。

受多重因素影响,滋生拐卖犯罪的土壤并未完全根除,仍有一批未破案件。公安部牵头成立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公安机关将充分发挥职能作用,精心组织开展专项行动,确保专项行动有名气、有成效,坚决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

阅读上文 >> 婚房不加我名就别结婚我父母全款买的婚房,凭啥加你名
阅读下文 >> 阿司匹林和对乙酰氨基酚能不能一起吃?知道这些用药禁忌后可以吃


本文地址://www.kuadu.com/kejirenwu/20220513/24291.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跨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