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福清新闻 >福清>正文

婆婆说,儿子你眼光太差,这样的儿媳妇,趁早离了吧

2022-01-21 责任编辑:未填 跨度网

1

软烟紫霞光在天边倾斜,人群鱼贯走进喧嚣红火的饭店。

孙燕忙前忙后安排入座,丈夫张鹏把她扯到一边,神情十分不悦。

“我妈跟大伯家一年难得见一次,怎么安排在这种寒酸小饭店。半点事干不好,娶你有什么用!”

,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口碑良好、味道不错,离家也近的客家菜馆。

正要解释,婆婆挽着大伯娘进来,嘴里毫不避讳:“只怪张鹏当初眼神不好使,挑了个没见识的老婆。饭店破了点,请你们多担待了。“

孙燕一声不吭,生怕说多错多。

她催促服务员上菜,,但伏低作小只换来变本加厉的挑刺。

张鹏挑眉:“家里的红酒也没带过来,蠢得像根木头,踢一脚才动一下。”

又是一阵赔礼道歉,婆婆眉梢全是鄙夷。

,女儿欣欣被鱼汤呛着,孙燕急忙抱到厕所清理。小雏菊花裙上的油污刚擦净,手机响起。

老家的表姐说:“你哥出来了,想见见你,。”

晴天霹雳劈下,孙燕吓得魂不附体,差点连欣欣都抱不稳。

2

噩梦般的过去涌来,孙燕半个字不想提及。

爸妈车祸走的那年,她和哥哥孙亮都是16岁。

舅舅替孪生兄妹拿到赔偿款,打算用于吃喝拉撒和将来读大学。

孙亮从小无法无天,成绩永远垫底。

孙燕是乖乖女,年年考试拿前三,红彤彤的奖状贴满家里半面墙。

可成绩再好,不敌孙亮受宠,谁让他是男孩。

甭管跟人打架还是抢东西,犯了错总有人擦屁股。

那场车祸,源于孙亮打掉同学两颗门牙,爸妈上门赔礼道歉,在回来路上双双出事。

孙燕只觉天塌了,但孙亮比以前更放纵,常跟狐朋狗友在外面混。

,他把人领回家喝酒打游戏,闹得她无法静心学习,渐渐生出厌恶之花。

舅舅苦劝,但孙亮年少气盛,根本听不进去。

大祸终是酿成,孙亮的好兄弟跟人赌钱,欠下不菲债务,被对方抓起来。

为了所谓义气,孙亮竟跑到舅舅家偷赔偿款。

更祸不单行的是,对方说利息不够,他一怒之下捅伤人,连肠子都掉出来,结果毫无悬念被关进去。

舅母原本就不满舅舅的帮衬,没了赔偿金更没好脸色。

因为孙亮,孙燕的命运堕入深渊,沦为没人依靠的野丫头。

3

孙燕搬到舅舅家,为了攀一丝温暖,只能谨小慎微地活着。

她的筷子不敢乱伸,生怕舅妈锋利的眼刀嗖嗖刮过来。

有次,孙燕想夹梅菜扣肉,舅妈立马翻白眼:“再这么吃下去,咱家米缸要见底了。”那几年,她只能穿表姐淘汰的旧衣服,读完高中早早打工,原本耀眼的成绩变成过眼云烟。

孙燕进过工厂,当过服务员,二十岁出头在酒店当前台,认识了家境不错的张鹏。他开车接送,带她出入西餐厅吃哈根达斯,买下橱窗婀娜的浅橘色衣裙……

沦陷在不知表里的爱情,不仅为了物质,是因为太久没人对她好了。

年轻美好的身体交付出去,却意外早孕。

,张鹏喜欢她长得好看,跟家里闹了两场别扭才娶进门。

婆婆嫌孙燕学历低,挣的三瓜两枣不够看,逼她辞职在家相夫教子,包揽家务。一晃几年,鸡毛蒜皮的生活磨平激情,张鹏变得十分霸道,动不动朝她发号施令。但羽翼早早被折断,她连赚钱的本事都没有,哪敢跟婆家叫板。

在沧桑的长夜呜咽,她自我安慰:,好歹不用为了一块扣肉缩回筷子,不用为了跟厂妹争假期讨好主管,更不会半夜三更在酒店前台被喝醉的客人骚扰。

只是,婚前婆家问过,家里有什么亲人,他们可不希望跟不干不净的人搭上边。

为了抓住救命的稻草,她隐瞒了孙亮的事。

如今,要是他们发现亲哥孙亮坐过牢,不把她生吞活剥才怪。

孙燕暗暗怨上舅妈,怎么能把地址给他呢!

4

孙燕提心吊胆,一听到家里门铃响起,会吓得冷汗直流。

张鹏家不是高门大户,但在小区附近开了烟酒行,生意不错。

孙燕每天中午把饭菜做好,给守店的公婆送过去。

不好的念头在脑海盘旋,张鹏假如知道她有这档子哥哥,会不会觉得是骗婚?

小区外,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在附近游荡。血脉相连,虽多年没见,她仍能一眼认出孙亮。

,后背居然沁出一身冷汗。孙燕想躲,却被眼尖的婆婆瞅见:“做什么鬼鬼祟祟,十二点还不把饭送过来,想饿死我们吗?”孙燕紧张极了,马上挤出招牌式温顺的笑脸道歉。婆婆抢过饭盒,盖子脱落,滚烫的汤汁洒出溅红她的手。

眼看孙亮的身影逼近,孙燕急忙跟婆婆说:“欣欣还在午睡,我得赶紧回去。“也不等婆婆冷哼完,她急急往家跑。

孙亮三步并作两步追上来:“小燕。”孙燕害怕呼声引来公婆关注,一把将他扯到街角。

孙亮看上去沧桑不少,腰弯背塌的,不再像当初骑着摩托在大街小巷呼啸而过的少年。

他神情有些怯怯:“你是不是还在怨我?”兄妹叙旧,并不能勾起孙燕太多美好的感情。父母的偏心,加上孙亮的胡作非为,让成长之路蒙上厚厚一层灰。,她仍记得父母把大小鸡腿都塞到他碗里,而他只会把臭袜子塞到她的衣服堆。

更别提,他害她有家归不得、错失读大学的锦绣人生。

孙亮刚想表达歉意,孙燕瞥见张鹏的车在小区门口,连忙制止:“别再找我了,我好不容易,以后当不认识吧!”这话很残酷,可她想法真的很简单,只想要风平浪静的生活。

孙亮已经连累了爸妈,毁掉她的前半生,她不想再为他承担任何波澜。

,孙亮站在太阳底下,身影莫名如秋风般萧索。

可这一切,怪得了她吗?

5

孙亮果然没再出现。

,毕竟,那是她在世上的最后一个血亲。

舅舅打电话说,孙亮跟社会脱节多年,很难找到好工作。

舅妈火上添油:“再歹的笋也不能狠心不认啊,你爹妈怎么生出两只小白眼狼。”表姐私下告诉孙燕:“我跟你哥说了你的不易,他每个月固定在我这存钱,。他比过去成熟了,有机会你俩好好谈谈。”

,孙燕心不在焉,把肉沫酿茄子煎得黑糊糊的。

张鹏劈头盖脸又是一顿骂,但她习惯性收起委屈,借着油烟抹去眼角的泪水。

,张鹏回家越来越晚,公婆只顾看店打麻将,丢下一堆家务让她管。,欣欣发了高热没上幼儿园,拿手机给孙燕表姐打电话。

牌口红的购物小票。

没想到,低眉顺眼换来的是更大背叛,长久的愤懑让她失控,失手打破公公最爱的紫砂壶。

张鹏到家看见一地啡色茶叶和磕碎的茶壶,顺手给了孙燕响亮的一耳光。

欣欣把电话丢到一边,哭喊着:“爸爸别打妈妈……”

,厨房饭菜仍在飘香。可孙燕的心跌到谷底,两个小人在脑海打架,一个想要有瓦遮头的温暖,另一个惧怕憋得难受的生活。

孙亮偷偷找上门来:“听表姐说,婆家对你不好?”

孙燕倔强回应:“不用你管。”“管,怎么不管?我们都姓孙,都是一个爸妈生的骨肉。”

孙燕的心怦怦跳:“你不会又想拿刀捅人吧,求求你别管我了,先管好你自己吧!”

6

然而,孙亮并没有动粗。

他不再像过去冲动,而是尾随张鹏,将他跟别的女人去酒店的照片拍下来,说假如离婚能帮孙燕要孩子抚养权。“离婚?”孙燕惊恐,离开张鹏连工作都找不到,靠?孙亮耐心地说,之前他帮着出头的兄弟现在做了通讯产品的代理,让他跟着一起干。

,他废寝忘食把产品功能研究透,没皮没脸求客户给机会展示,拉回不少单子。

换句话说,假如离婚,他也养得起孙燕母女俩,她还能报班学点东西。

人生路很长,不该折断在一段错误关系里。

孙亮忏悔,从前鲁莽和不懂事让一家人分崩离析,这是他的孽。

希望通过帮孙燕,去一点点补救命运的罪责。

孙亮从钱夹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略带模糊的照片。

那,爸妈带他们去拍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孙亮的声音有些颤抖:“无论做什么选择,我希望能成为你最大的依靠。”孙燕哭了,半生已过,被苦水泡硬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温暖澄澈的浸润。

7

天黑透了,华灯初起,兄妹一同进了张家大门。

听完孙亮的身世,婆婆吼得像只丑陋的母猩猩,皱纹里夹着戾气:“一早看你不顺眼,原来是犯人的妹妹。”张家你一嘴我一脚,把孙亮踩到泥底,连带把孙燕骂个狗血淋头。

她忍无可忍,说起婆婆不小心掉下楼梯,是她端屎擦身全程照顾;公公喜欢吃城西的包子,她天不亮赶在女儿上幼儿园前去买;连张鹏在外头有了人,她都忍气吞声受着。

可是,义正言辞换来的是张鹏的奚落:“破落户出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管我。以后要是乖乖听话,还有一口饭吃。“孙燕气得满脸通红,半天才磕巴出“离婚”二字。

张鹏一愣,没想到长年隐忍的孙燕会反抗,他揪住她的长发往墙上一撞,动作熟稔干脆。

孙燕痛苦哀嚎,孙亮上前反手捏住张鹏,像扯住一只暴虐的野兽。

婆婆不由分说加入阵营撕扯,孙亮毫不畏惧:“我十六岁就敢捅人了,你们动我妹妹试试!”张家欺软怕硬,看孙亮蛮力十足,急急松手,最后,还把欣欣的抚养权让出来。

孙燕趴在孙亮怀里痛痛快快哭了一场,他嘴笨得不知怎么安慰,只好用粗糙的手指掠过她的发梢。

哭得嗓子哑了,孙燕突然抬头:“以后别胡来了,捅人的话不能乱说。”

孙亮认认真真保证,这辈子为了孙燕,必须人模人样起来。

8

谁都向往从一而终的甜蜜爱情。

可世事无绝对,在槁木死灰一般的婚姻,还能找到可攻可守的退路,有护着自己的娘家人,、更大的底气。

孙亮租了房子,让孙燕母女搬进去。

孙燕在幼儿,下班拾起以前喜欢的会计学习。

孙亮的销售业绩不错,工资水涨船高,混成公司销售主管。

他承担家里的基本开销,经常给欣欣买洋娃娃、小花裙和精美文具。

只要有空,会陪她画画上辅导班,到游乐场玩。

,孙燕劝孙亮把钱存起来,将来讨个好媳妇。

可孙亮谈了两次恋爱,要么工作太忙,要么对方嫌他过往经历,最后无疾而终。

深夜,微醺的孙亮从公文包掏出银行卡,大咧咧地说:“我把老家不值钱的房子卖了,凑钱给你买新房。“孙燕不肯要,这钱是孙亮拼命喝酒,舔着脸卑微求客户换来的。

何况,有那房子他才有机会成家呢。孙亮吐字含混不清,但意思坚定:“既然这辈子是兄妹,就别计较那么多!“当初,他也是豁出命帮兄弟才惹来一身骚,只是年少的付出方式不对,让他栽了大跟头。

现在有机会补偿,当是告慰父母在天之灵,弥补孙燕受过的委屈。

孙燕看着孙亮的侧脸,,鬓角被白雪悄然覆盖,压力和磨折从不放过任何一个人。

久违的兄妹情,在俗世烟火间复,让有生之年变得可期。

而今,柔风吹过天台,努力活着的每一天,都让孙燕麻木的心委婉过渡,有了。

—感谢阅读,您的打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支持。—

阅读上文 >> 婆婆要动手术,大哥说,治疗费用,你们全部承包了,反正又穷不了
阅读下文 >> 婆婆请12口亲戚来我家玩,却让我住酒店,而我把房子卖了


本文地址://www.kuadu.com/fuqing/20220121/13832.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跨度网